龙泉青瓷之哥弟窑的故事

2023-10-09 10:36:44 admin 122

北宋末年,宋徽宗、宋钦宗被金军所俘,史称“靖康之变”。宋室逃离北方南渡后,建立南宋,定都临安(今浙江杭州)。由于宋室南渡之时,金银器皿遗失无数,于是便在江南寻找良工巧匠,以制作宫廷御用器物,其中就有龙泉的章生一、章生二兄弟。

话说这章生一、章生二两兄弟是龙泉青瓷大匠章有福之子,世代居住在龙泉县城南六十多里处的琉田(今龙泉大窑)。这里群山环抱,层峦叠翠。村后有座山,叫琉华山,出产一种细腻纯净、洁白如雪、能烧制瓷器的好瓷土。

章有福上过私塾,识文断字,生性忠厚老实,克勤克俭,制瓷技艺高超。他对自己烧制的瓷器要求极为苛刻,稍有瑕疵,一律砸碎,因此虽然名动一方,家资并不丰厚。而且,章有福的妻子因病早亡,他独自一人拉扯两个儿子长大成人,两个儿子从小就在瓷窑里跟父亲捏泥弄土,学得了一手好技艺。大儿子生一生性沉默寡言,勤劳肯干;小儿子生二聪明好学,心灵手巧,平日里他们一见到父亲制坯做碗,捏龙塑凤,就目不转睛的学着做,深得其父真传。 

由于积劳成疾,章有福未过花甲之年就驾鹤西去。临行之前,他把两个儿子叫到床前说:“我这一生遵循祖法烧制青瓷无数,只有一件遗憾,未能将青瓷技艺更进一步,希望你们两兄弟能齐心协力,将章家的瓷业做大,走出先人未走之路。”

兄弟俩料理好后事,章生一对章生二说道:“父亲遗愿我们不敢相忘,但走先人未走之路必定坎坷,而我们章家的老窑不可断绝,父亲留下的窑你且继承,继续做我章家原有之青瓷,我于河边另起一窑,试制新瓷好完成父亲的遗愿。”章生二自然不忍大哥如此牺牲,对章生一说道:“哥哥,父亲走时对我们兄弟说的是齐心协力,共同将章家的瓷业做大,我又怎么能坐享其成,而把最难事情全都扔给你呢?况且哥哥你已娶亲,若是一心只扑在青瓷改良之上,又如何让嫂嫂和侄儿温饱?”但长兄如父,章生一执意要将家传老窑让给弟弟,章生二无奈之下只好同意,继承了章有福留下的琉田半山老窑,而章生一则在老窑二里开外的河边新设一窑。但同时两兄弟也约定了,烧制章家青瓷时,轮流用老窑制作,以维持生计,改良青瓷之事,章生二也在旁协助大哥。但是改良之路岂能说走就能走通,试验了一年多,章家兄弟在新窑都没有改良烧制出更好的青瓷,但章家兄弟都是倔强的人,父亲的遗愿怎么能够放弃?两人都在努力地坚持着。

正在此时,南宋宫廷听说了龙泉琉田村章家瓷器的精美,于是派遣使者向章家两兄弟下达诏书,让他们呈贡一批青瓷,以作御用。章家兄弟不敢怠慢,夜以继日的制作青瓷。

这天傍晚,章家兄弟把做好的青瓷胚子放入龙窑中烧制之后,突然天降大雨。章生一想到弟弟的龙窑在半山腰上,循山势而建,过去父亲在的时候每逢如此天气,便要加固龙窑,以防山石滑落,更要疏通水渠,防止流水浸入窑中。想到这里,章生一嘱咐了自己的小徒弟一声,便急急忙忙地前往章生二的龙窑。

章生一到了弟弟的窑边,远远的就看到弟弟架着梯子,在龙窑的上边棚子加固瓦片,防止漏雨,那梯子在风雨当中摇摇晃晃,章生一急忙扔掉蓑衣,冲上前去,帮弟弟扶住梯子,一番忙碌之后,两个人浑身都湿透了。此时雨越下越大了,山上不断有滑落的泥土混着雨水向着龙窑的方向冲来,兄弟俩连忙扛起锄头和铁锹,在龙窑的上方筑起了一道土墙,又在龙窑的两边挖开水渠,让泥水顺着水渠流到山下。忽然天空响起一声炸雷,章生一猛地一惊,一下子没站稳,顺着山坡就要摔下去,章生二连忙扑了过来,将大哥拉住,两个人一起滚到了水渠里,浑身上下都是泥水,跟泥猴似的。兄弟俩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,都忍不住地笑了起来。天渐渐地亮了,雨也逐渐小了下来,龙窑在两兄弟的齐心努力下没有被这场大雨毁坏,章家两兄弟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了。

章生一看到弟弟的窑已经没什么事了,就回到了自己两里开外的窑里,只见龙窑上方挡风遮雨的瓦棚上面,各种瓦片被风吹的七零八落,一点一点的雨水顺着缝隙滴到龙窑上,堆在旁边的柴火也被雨水打湿了,炉膛里的火也是忽明忽暗……见此情景,章生一一阵黑昏,差点摔倒,这可是几个月的心血,朝廷诏令的期限马上就要到了,再重新制作一窑已经不可能了。无奈之中,章生一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烧,期待老天爷能开开眼,让这窑青瓷不出问题。

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章生一怀着忐忑的心情守候在窑口,他沉默良久,把心一横,将这窑给开了。随着装着青瓷的匣钵一个一个的被抬出来,章生一的心几乎都要提到嗓子眼儿了,他稳了稳心神,颤抖着打开了匣钵的盖子,只见新鲜出炉的青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章生一心里一阵激动。这些青瓷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,但是当他仔细一看,顿时心如死灰,只见这些青瓷的釉面开出了一道道的裂纹,如同蜘蛛网一般交织在整个青瓷之上。章生一不死心,将所有的匣钵全都打开了,结果几乎所有的青瓷都是这样,章生一绝望地跌坐在地上,面如死灰。

章生二闻讯赶来,看到哥哥这满地的开片青瓷,大吃一惊,不禁痛哭流涕,毕竟哥哥是因为来帮自己才没有看顾好这一窑青瓷的,朝廷的使者马上就要来带走这些青瓷了,这些“废品”青瓷又如何向朝廷交差呢?上交有瑕疵的贡瓷和延误朝廷的工期,可都是杀头的大罪。横也是死,竖也是死,章生一没有办法,只好将这些青瓷先交上去,并和家人们交代好后事。章生一对自己的弟弟章生二说道:“弟弟,这一次哥哥在劫难逃,你也不要自责了,这一切不怪你,都是天命。只是哥哥这次走了,将我们章家青瓷发扬光大的任务,就全都落到你身上了,我们章家祖祖辈辈以做青瓷为生,定不可在我们的手上败落了。”

这一日,章生一正在家中做着青瓷胚子,身后排架上的青瓷胚子,都是他这段时间以来日以继夜赶制出来的,他打算趁着这最后的时间多做一些,以后或许再也没有机会触碰自己心爱的青瓷了。正在这时,章生二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,一边跑一边喊:“大哥,大哥,朝廷的人来啦!”章生一心中一震,终于到时辰了吗?他放下手上的瓷土,整了整衣衫,向屋外走去。他走到门外,眼见自己的弟弟冲自己跑来,脸上却带着狂喜,章生一心中疑惑,莫非朝廷法外开恩了?这时朝廷的使者队伍也浩浩荡荡的来到了门外,使者一见到章家兄弟,便格外高兴,他对章家兄弟说道:“皇上对你们兄弟俩做的青瓷格外喜欢,尤其是章家大哥做的青瓷,上面的隐纹如蟹爪如鱼子,别有趣味,前所未见。”章家兄弟如释重负,使者又好奇地向章家兄弟询问这青瓷纹路的制法,章生一苦笑连连,便将其中曲折向使者全盘脱出,使者听完其中隐情,更对章生一大为敬重,回宫以后即向皇帝禀告。皇帝听说此事之后,龙颜大悦,遂将章生一的开片青瓷命名为“哥窑”,将章生二的青瓷命名为“弟窑”。就这样,章家兄弟的瓷器一炮而红,从此名扬天下,而章生一更是成就了一代名窑——龙泉哥窑。

此后章生一根据那一窑开片青瓷不断进行改良和创新,又加入了一些紫红瓷土混入高岭土之中,经过特殊的烧制工艺,其生产的开片青瓷纹路有的是金黄色,有的是铁褐色,仔细观赏,其纹路如蟹爪,如鱼子,如柳叶,其特点是金丝铁线,紫口铁足。整个瓷器显得气韵流畅,别有韵味。

而章生二则在釉料上作一些改进,将那紫红瓷土加入了釉料中,烧成了梅子青青瓷。这样,章生二的瓷器就有了粉青和梅子青两个品种,同样名扬天下,一瓷难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