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代龙泉青瓷产品类型和特征

2022-04-08 14:34:36 admin 27

龙泉窑窑历史悠久,窑址分布很广,五代和北宋是它的发展时期,南宋至元代是顶峰时期,到了明代中叶以后则逐渐走向衰落。因此,长期以来,关于明代龙泉窑的分期研究相对是薄弱的。近年来,经过文物工作者的长期调查,在龙泉境内已发现明代窑址150多处,特别是通过2006 年大窑枫洞岩窑址的发掘,获得了相当丰富的瓷器资料,由于该窑址的产品以明代为主,使得对于明代产品的分期研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。出土物中还包括了大量具有“大明处州龙泉官窑” 特征的器物残片。根据对大窑枫洞岩窑址出土瓷器的整理和相关资料对比,本文将对明代早、中和晚期的龙泉窑产品和特征加以详述,以助藏家鉴别。

一、明早期—洪武和永乐宣德时期的产品和特征

明代早期主要器型有碗(敞口、撇口、侈口、直口、束口、菱口、敛口)、盏、盘、格盘、盆、盅、碟、洗、杯、高足杯、砚台、砚滴、笔架、渣斗、罐(小口罐、双系罐、小盖罐、大盖罐、鸟食罐)、花尊、器座、盏托、烛台(管芯、菇芯、高圈足)、油灯、钵、碾钵、执壶、梅瓶、净瓶、龙耳衔环瓶、福寿瓶、玉壶春、鬲式炉、鼎式炉、方形炉、樽式炉、奁式炉、筒式炉、熏炉、洗式炉、粉盒、簋、绢缸、塑像等。

这个时期的青瓷造型厚重,胎壁较厚,胎质比较细腻,器物腹部较深,大型器物足壁较宽,足端较平,小型器物足壁较窄,足端有的裹釉圆润。釉层厚,釉色以青绿为主色调,有些青中泛黄、泛灰。碗有的外底心点釉,有的外底心内凹。隐圈足器的制作只用于凹折沿盘,外底刮釉涩圈较规整。樽式炉口沿圆弧,外底多平底。高足杯到了明代,柄部加长,柄上饰弦纹或凸棱,使之像竹节状。

器物多数有装饰,部分器物造型继承元代风格,贴花装饰到了明代已不多见,而其他技法亦略有差异。釉色装饰方面有所变化,装饰手法丰富多样,主要是模印、刻划花、印花,另外雕塑、镂空等器物也较多,有些在同一件器物上几种不同装饰手法同时使用。印花装饰是这一时期龙泉窑的主要装饰手段,主要装饰于碗、盘、碟、洗等器物的内底,题材有折枝牡丹纹、菊花纹、葵花纹、荷花纹、番莲花纹、鱼纹(单鱼、双鱼、三鱼、四鱼)、八卦纹、云纹、宝相纹、回纹、团凤纹、金刚杵纹、飞马波浪纹等。刻划花装饰多用于壶、炉、盖罐和大型碗盘,多数盘的内壁刻饰有较细的菊瓣纹,外壁莲瓣纹多刻划于器下腹,凸脊出筋状莲瓣已消失,另外出现一种类似于佛教中门式样的莲瓣纹形态,刻于大碗、大盘的下腹,内中还刻划如意、花卉纹饰。剔刻花是明代一种新的技法,目前仅见于大型的盖罐和炉,题材主要为牡丹、菊花及枝叶。

装烧方式呈多样化,根据器类不同装烧方式也不同,如一般碗、盘、洗等圈足器外底刮釉垫烧,大型盖罐、瓶、壶、高足杯等仍是足端垫烧,炉则使用外底垫饼托烧。圈足器外底刮釉一圈垫烧已成为主流,器物刮釉部分较宽,刮釉部位相对距足壁较远。较大的器物仍使用瓷质的钵状托具,但其钵口部位多数较尖,较小的器物有的使用粗瓷质的钵状托具,另外还使用辅助用的泥质垫饼和垫圈等。

本期产品主要特征为厚胎厚釉,制作工整。

能为本期提供纪年佐证的资料有永乐五年(公元1407年)宋晟墓出土的明洪武龙泉窑青釉瓷碗,永乐五年(公元1407年)宋晟夫人叶氏墓出土的明洪武龙泉窑青釉瓷盘,江苏南京洪武二十年(公元1387年)薛显墓出土的明洪武龙泉窑青釉瓷碗,南京中央门外黑墨营南汽工地M1 出土的明洪武龙泉窑青釉暗花瓷碗和明洪武龙泉窑青釉暗花瓷盘。

据文献记载,入明以后的洪武、永乐之际,龙泉窑开始承接朝廷订货,依照内府颁定的“样制”,为明代宫廷生产宫用器皿。明代初期龙泉窑的官用瓷器,青釉泛绿,釉色匀净,装饰技法娴熟,题材丰富多样,器形硕大端庄,制作精细程度令人叹为观止,与同期器物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。明初洪武和明早期永宣时期的官器也有明显的差异:

明洪武期的官器有刻花大墩碗、刻花菱口折沿盘、刻花平折沿盘、刻花敞口盘、五爪龙纹盘、高圈足碗、玉壶春等器。厚胎厚釉,胎质细腻,釉色以青绿为主色调,外底涩圈规整。刻花工整,刻工深峻,线条生猛刚劲,给人以深沉雄厚的感觉。纹饰繁密,花纹遍布器身,构图写实,布局有序。同类器的花纹题材完全一致,仅盘内底刻划题材略有不同,特别是大墩碗,器型装饰完全一致,其内外沿下刻划卷云纹,内腹壁刻缠枝菊花和番莲花纹,内底两道凹弦纹内刻牡丹纹,外壁中腹刻划荷叶莲花水草纹,下腹刻划变形莲瓣,莲瓣内刻划变形荷叶纹,圈足外壁刻划回纹,可见其纹样确为定制。而盘的口沿刻饰卷草纹或回纹等,内外壁刻划分组的花卉纹饰,内底刻划松竹梅“岁寒三友”纹、牡丹纹、山石松树纹等。其中大墩碗、大型折沿盘与伊朗阿德卑尔回教寺院和土耳其托普卡普·沙赖博物馆藏品基本一致,也与景德镇珠山御窑厂东院出土的大盘和大碗形制和装饰相近,而刘新园先生认为这组瓷器的烧造年代在洪武二十一年(1388年)至洪武二十六年(1393年)之间。

明永宣期的官器有墩碗、小碗(盏)、洗、刻花菱口折沿盘、刻花平折沿盘、刻花敞口盘、五爪龙纹盘、鬲式炉、刻花小盘、龙纹高足杯、卧足盅、梅瓶、玉壶春、执壶等,每类器物有素面和刻花装饰两种,这些器物在整体风格上比较统一。相对于洪武官器器型偏小,胎色较白,但仍是厚胎厚釉,釉色均匀温润,玉质感较强。执壶、梅瓶、玉壶春、高足杯足端刮釉垫烧,大部分器物足端裹釉圆润,外底刮釉涩圈规整,制作工整精巧,刻划花精细,也以划花为主,题材也多用写实的花果枝叶,出土最多的是刻划花碗,其花纹题材组合也仅三种,龙纹题材完全一致,其五爪龙是元明时期统治者规定的皇帝专用纹饰。所以也是有定制样本。纹饰题材主要有卷草纹、云头纹、灵芝纹、莲瓣纹、蕉叶纹、山茶纹、松竹梅、波涛纹、双鱼戏水纹、牡丹纹、番莲花纹、菊花纹、石榴纹、枇杷纹、桃纹、荔枝纹等,并有一件“官”字款双鱼戏水纹卷沿盆和“官”字款帽形火照出土。

二、明中期—正统景泰和成化弘治时期的产品和特征

这一时期器型有侈口圈足碗、圈足盏、顾氏碗、顾氏盘、敞口大碗、敞口莲瓣碗、刻花盘、隐圈足盘、圈足盘、碟、盆、花尊、顾氏钵、碾钵、罐、鼓凳、屏风、执壶、梅瓶、玉壶春、福寿瓶、鱼耳瓶、方瓶、凤尾尊、爵杯、筒式炉、樽式炉、洗式炉、镂空器座、卷缸、投壶、盏托、高足杯、菇芯烛台、高圈足烛台、水注、塑像等。这一期器物胎体厚重,胎质不如明早期细腻,可见杂质气孔,器物腹部变坦,釉层有厚薄,釉层厚者相对较精,釉层薄者居多。釉色以青绿为主色调,有些泛灰或泛黄。圈足器足端多斜削裹釉,外底心或有点釉,或全刮釉,假圈足者足部略外撇,大型盘外底仍刮釉涩圈,底心圆釉面积变小。凹折沿盘出现圈足,器形比隐圈足小。器物制作出现整体模制器物,器型有玉壶春、盖罐、器盖、碟、福寿瓶、鱼耳瓶、方瓶、爵杯、筒式炉等。樽式炉口沿圆弧,外底多斜边饼底。

装饰技法仍以刻划花、模印、刻剔花为主,以及模制、雕塑、捏塑、开光、镂空等。装饰题材丰富多样,风格上趋于繁琐,这一期出现双线刻划花,如双线缠枝、卷草、回纹及莲瓣内的花纹等,刻划花深浅不一,所刻纹饰构图比较随意,多为番莲花、莲瓣题材等。莲瓣纹到了这一期,多见装饰于器物外壁下腹部,有的随意刻划为简单的三角形,装饰于碗、盏、洗等器外壁,其叶尖呈三角状形态。剔刻花手法在这一期比较盛行,所制图案浮于器表,浑然天成。题材以蕃莲花纹为最多,以及菊花纹、牡丹纹、茶花纹、葵花纹、荷花纹、莲瓣纹、蕉叶纹、荔枝纹、海棠纹、桃纹、果树纹、芙蓉花纹等植物花果纹样,此外还有波涛纹、八卦纹、回纹和琵琶,以及吉祥语“清香美酒”、“福如东海”、“寿比南山”等。模印纹饰更加丰富,各式植物花果纹、人物牵马纹、荷下卧婴纹、凤纹、“福”和灵芝以及梅花鹿的组合(喻意福禄寿)、钱纹、金刚杵纹、宝相花纹、双鱼纹、杂宝纹,纹样中还发现了多个文字,如“陈姚□”、“福”、 “寿”、“贵”、“天”、“长命富贵”、“卍”、“卍”、“天”、“用”、“三十升”、 “顾氏”、“王氏”、“石林”、“山中人”、印章文字、“成”、“福寿”、“夫”、“大吉”、“桂林”、“桂林用”、“吉月”、“金玉满堂”、“□斋一”、“太原”和“天”等以及八思巴文。

装烧用垫具除沿用早期垫具外,碗盘等更多的使用一种带凹洞的泥质垫饼或较粗的瓷质垫饼,这也是某些器底底心有点釉的成因所在。还有杯形、柱形、方形等垫具。这一期出现器物里套烧同一种器物或不同器物,比如,炉按大小不同逐个套烧,筒式炉里套烧高足杯等。

三、明晚期—弘治朝以后的产品和特征

这一时期的器型有碗、盏、盘、碟、花尊、钵、罐、壶、瓶、缸、炉、盅、高足杯、碾钵、水注等,大件器物少见。器物胎体较厚,胎质灰白偏灰,可见较多杂质气孔。釉薄,釉色多为青黄和青灰,青绿较少。圈足器足端多斜削,足端及外底无釉,盘外底仍少见刮釉涩圈,底心圆釉面积变小。器物制作整体模制比较普遍,器型有碗、盘、盏、碟等。

装饰技法仍以刻划花、模印为主。题材不如早中期丰富,以素面为主,刻划趋于简单,纹饰有直线纹、花卉纹等,文字有“福”、“禄”、“富”、“贵”、“吉”、“金”、“王”、“正”、“李”、“定”、“房”、“坊”、“志”、“永”、“令”等。一种敞口碗的内壁模印历史人物故事的题材,内容有“姜太公钓鱼”、“孔子泣颜回”、“李白功书卷”、“昭君画已才”、“韩信武才子”及蔡伯楷、赵真女等。

装烧用垫具除少部分延用早中期垫具外,碗盘等更多的使用泥质垫饼和垫圈。

综上所述,宋、元盛极一时的浙江龙泉窑至明代虽然逐渐衰落,但明早、中期制品仍十分精美。大型器物的烧制成功,表现了高超的成型技艺和烧制技术。明初精品的许多纹饰通过精心设计,合理搭配,巧妙运用,层与层纹饰互不相同,密而不乱,显得更为规矩工整,表现了突出的艺术成就和很高的艺术价值。明代龙泉窑的一般产品,在继承宋元时期传统的制瓷技艺基础上,不断加以创新,针对不同的釉料性能,形成有别宋元的装饰特色,不以釉色取胜,而以印花、刻划花为主。明代龙泉青瓷的装饰手法也大大增加,利用釉的透明性能,采用刻、划、剔花等装饰,使作品另具有一种工艺美。龙泉窑迎来了宋元以来的又一次生产高峰,被称为中国青瓷史上最后的亮点。